<track id="7hhhl"><progress id="7hhhl"><listing id="7hhhl"></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7hhhl"><meter id="7hhhl"></meter></th>

            <thead id="7hhhl"><meter id="7hhhl"></meter></thead>

            文體新聞  原創文學  記者故事  攝影天地  書畫園地  民間文化   詩聯動態  報刊精讀
              首頁 > 原創文學> 列表

            石馬覓蹤
            發布時間:2018-07-28 09:36:00
            毛興凱
             
            (一)

              高中畢業讀師范,除了系統的學習專業知識,在社交方面也有不小的進步。尤其是周末,同學三五成群到周邊農村轉悠,走村串戶,爬山戲水,樂趣橫生,是一生中最難忘的歲月。

              當時的巴東師范,位于有高山盆地之稱的野三關,是巴東江南的中心,是全縣最大的公社之一。集鎮上有供銷社、糧管所、食品所、電影院、物資站、種畜場、人民旅社、百萬倉庫、鹽業倉庫、炸藥倉庫、國營酒廠等二十多個單位,最讓集鎮熱鬧的還是小學、初中、高中、師范等七所學校,最令人羨慕的是師范生,國家每月發十八塊錢的生活費,有供應糧,算是吃國家飯的人。說是集鎮,其實就是順公路一個單位一棟屋,而且屋與屋之間也沒有完全連接著。街不大,逛街的人也不多,秋收后交公糧的季節是街上最熱鬧的時候。

              又是一個周末,秋天。我們三五個依舊相約外出,路上送公糧的群眾牽線不斷,自不同方向從鄉下朝集鎮延伸。挑籮筐的、背口袋的、肩膀扛的、背簍背的……好一幅肩挑背馱運送愛國糧的大美畫卷。行進中,一位五十多歲的男子背著公糧打杵歇息的時候突然摔倒,口袋甩破,公糧灑一滿地,幸好人無大礙。男子哀聲嘆氣,著急得要命。我們見狀,連忙上前幫忙,用手往口袋里捧糧食,并擇去其中的雜物。半小時過去,糧食大多完璧歸袋,只有少量在路邊草叢石縫里的沒有撿起。男子萬分感激,說幸虧我們相助,不然一天的工分就沒有了,還要賠糧食,那就完了。問詢我們到哪里去,聽說是周末出來轉一轉、玩一玩,便隨口說,你們要玩,可以到石馬嶺去,那里有一匹石馬,當年朝庭派往巴東的四川籍督學曾來到這里,覺得神奇,睹物懷古,欣然作有《石馬吟》。原文是這樣的: 石馬無鞍立孤州 不知經歷幾春秋 微風拂拂無毛動 細雨紛紛似汗流 嫩草齊牙難開口 牧童揮鞭不回頭 騎背立鞍不及腹 天地為欄夜不收……男子姓譚,地地道道的土家族,耳鄉大隊半坡人,并不住在石馬嶺方向(正好相反),詩文故事也是上輩口口相傳而來。因急于趕路送公糧,老譚在連連道謝聲中,與我們匆匆告別,沒有從老譚那里知道更多關于石馬的信息。

              石馬嶺距集鎮有二三十里路,對石馬的具體位置人們也不太確定。加之面臨畢業,既或某個周末有時間,天氣又不湊趣,往往都是雨雪天,出行極為不便,畢業又被分配到145里外的楊柳池工作,原因種種,看看石馬的想法終究沒能如愿。
            (二)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輾轉楊柳池、清太坪、水布埡,三十二后的2003年,我被調到巴東二中工作。這里是當年巴東師范和野三關高中的位置(兩校接壤)。巴東師范于1985年撤銷,地盤并入現在的巴東二中。工作的忙碌,供孩子讀書的艱辛,那些年輕的愿望和曾經的夢想都深藏在塵封的記憶底層,重度休眠,不被喚醒,石馬往事也自然一樣。 轉眼到了2018年,正值國家兩個一百年第一個一百年目標實現的攻堅時刻,精準扶貧的號角在神州大地響起,吃財政飯的國家公職人員每人對口聯系5-10個貧困戶,幫助他們制定脫貧方案、采取脫貧措施、暢通脫貧渠道,最終達到致富奔小康的目的。學校覃老師的聯系戶在一個叫道子坪的地方(原是一個行政村,2014年合并到鐵廠荒社區),記憶中的石馬就在這一帶。

              到了快要退休的年齡,兩個孩子也畢業工作成家,在這個節點上,三十八年前的石馬情結悄然浮出時光的前臺。于是,透過知情人進一步了解關于石馬的蛛絲馬跡被納入業余活動的議事日程。 三月的某天,有個叫田大軍的家長到學校了解學生資助的情況,工作人員臨時外出公事,須等待。看著老田在走道里站立等候,出于關心尊重,便叫他到我辦公室坐一坐,慢慢等,給他沏茶,稍作寒喧。湊巧,老田就住在道子坪。閑聊中,他說道子坪以前叫水洞坪,是個好地方,上千畝的坪,中間有一蓮花地,如果葬人葬到準確的點上,后人將做大官。清太坪有個姓廖的陰陽先生,歷經多年考證,也確認這里有一官好地。有詩為證:上水洞,九條黃龍拱,有人占到真此地,做皇帝不要種。多少人求索,就是沒找著這個點。 “你知道石馬具體在哪個位置嗎?”確信他是石馬嶺方向的人,我急切地問道。“離我家不遠,相傳早先時候道子坪比譚家村還好……”,老田正欲介紹有關石馬的耳聞,資助辦的人回來了,老田起身說:“今天有些忙,辦完事回去還要出個門,改天我給你們帶路去看石馬。”此時此刻,我的心涼了半截,甚至有些憋屈,但也只能這樣了。
            (三)

              久遠的石馬,久遠的糾結,一晃就三十八年。牽掛緣于偶然,追蹤似乎又成了責任。在忙乎手邊工作些許日子以后,終于忍不住找來聯系該地貧困戶的覃老師,——我們去看看道子坪的石馬吧。

              也是一個周末,邀約覃老師,撥通老田的手機,他爽快地答應為我們當向導。從學校出發,沿245省道,走楊叉壩,上白玉埡,經大坪加油站,到石馬小學,再前行約200米,進入通往道子坪的村組公路,曲曲彎彎,在一個三叉路口,等待老田。老田的到來,為我們這次行動提供了成功保障,原本坐在副駕駛位置的覃老師主動讓老田坐到前面,便于指路。翻越一個小山包,穿過千畝平地,將車子停在原道子坪村委會的壩子里,三人輕裝上陣,向山上石馬遺跡的方向行進。沿途植被茂密,春花怒放,透出新生命的鮮嫩與芬芳,大家走走停停,說說笑笑,順帶觀賞大山的自然美景。

              歇息間,我本能地問:“那石馬長什么樣?很像嗎?”老田稍有停頓,接著上次的話題黯然地說,據說原來很像,相傳宋代以后,東邊有個叫譚家村的地方,海拔比這里低,土地同樣肥沃,就是災情不斷,特別是種的稻子快要揚花的時候,每每都在夜晚被什么動物無緣無故地吃成了半頭樁,老百姓百思不得其解,非常憤怒,便邀約一伙人通夜把守。直到有一天,他們發現是一匹高大的棕色馬把稻苗吃了,然后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于是,人們鳴火銃示警,打著火把,順著若隱若現的馬的足跡追趕,還不時鳴銃壯膽。在足跡消失的地方,發現一尊高大的石馬,有一層樓高,兩間屋長,周身棕紅,頭朝譚家村,尾向道子坪,傲然矗立,令人為之震撼。人群中不無信仰風水者,冷冷地說,你們看看,這就是神馬妖精的化身,吃我們譚家村的糧食,屙屎肥在道子坪,怪不得道子坪富,而我們譚家村窮,就是這家伙作怪,馬精作怪。眾人憤怒之下,砸爛馬頭,搗毀馬尾,燒香詛咒,解恨而歸。說來也怪,自此以后,譚家村的稻子再也沒有出現過被糟蹋的現象。從此,譚家村開始富裕,道子坪則一年不如一年地衰落。

              有人發現,好多年,石馬被砸的頭、尾常年流著銹水,像殷紅的鮮血,一直流到山下的一條溪溝,整個溪溝的水變得暗紅暗紅,后人叫它銹水溝,記錄著久遠久遠的無知和遺憾。因時間關系,我們無法到達銹水溝追尋它的來龍去脈,但故事有板有眼,似乎令人深信無疑。 通往石馬的地段荊棘叢生,坡陡路滑,衣服無數處被勾破,雙腿發酸發麻。許久,走在前面的老田抬頭看了看,指著一片松樹遮掩的地方說,就在那里。大家加快腳步,疲憊的雙腿突然來了力氣。 走近石馬,并未給我們帶來多大驚喜,石馬早已面目全非……。盡管有些失望,但和前面老田描述的情形還是有幾份相像。石馬無頭無尾,被砸過的痕跡清晰可見,被砸掉的石塊散落四周。悲哀、遺憾、罪過,一種莫名的涼氣襲擊著整個身心;無語、靜默、悵然,心中充滿著極度的郁悶和傷感。但也三生有幸,我們成了曠古石馬的朝拜者、憑吊者。這,算是對石馬苦苦尋覓的慰藉吧。
            (四)

              時過境遷,冬去春來。石馬早已成了殘破的歷史,愚昧的警鐘。大家觸景感懷,涌動匹夫之志,思忖不約而同:若將這里加以開發,搶救保護,變廢為寶,修道路、建圍欄、鐫刻古詩碑銘、傳承民間文化、保護生態景致,整合千畝高山盆地資源,揚鞭跑馬,打造旅游景點,吸引山外客人,觀光、避暑、休閑、娛樂,享受土家文化套餐,如此這般,便是石馬人民精準脫貧的天賜良機。
            更多>>>
            ·
            ·
            ·
            ·
            ·
            ·
            ·
            ·
            ·
            ·
            更多>>>
          1. 更多>>>
            · 一幅畫最合適的價格
            · 忍“辱”方能負重
            · 第一次實習的教訓
            · 愛情像一雙筷子
            · 盡責是最好的學習
            · 蘭世立的“空罐價值”
            · 善良,是心間一朵蓮花開
             

            版權為長江巴東網所有,未經許可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鏡像或復制
            主 管:中共巴東縣委、縣人民政府  主 辦:中共巴東縣委宣傳部  承 辦:巴東縣新聞中心
            主任辦公室:0718-4333055  總編室:0718-4334814  編輯部、記者部、技術部:0718-4334335 辦公室:0718-4332748  新聞熱線:4001001918
            本站地址:湖北省巴東縣宣傳文化中心  郵政編碼:444300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鄂ICP備05028449號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鄂新網備0805號

            排列五和值走势图

                <track id="7hhhl"><progress id="7hhhl"><listing id="7hhhl"></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7hhhl"><meter id="7hhhl"></meter></th>

                      <thead id="7hhhl"><meter id="7hhhl"></meter></thead>

                          <track id="7hhhl"><progress id="7hhhl"><listing id="7hhhl"></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7hhhl"><meter id="7hhhl"></meter></th>

                                <thead id="7hhhl"><meter id="7hhhl"></meter></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