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7hhhl"><progress id="7hhhl"><listing id="7hhhl"></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7hhhl"><meter id="7hhhl"></meter></th>

            <thead id="7hhhl"><meter id="7hhhl"></meter></thead>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记者故事> 正文
             
            小镇旧事
             

            发布时间:2018-07-05 14:59:00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陈  江
             
              20多年前,巴东县东瀼口集镇是个土气和灰败的小镇。扁担街的两旁,零零落落散堆着楼房。集镇很小,连同当时的供销社、粮管所、食品站共10多个单位,百余户居民。
              
              集镇上有一所小学,是当时少有的中心完小。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们这群正值豆蔻年华的中师毕业生相聚这里,开启了自己的教育生涯。在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我们给自己的人生留下或妩媚阳光或心酸苦楚的记忆……
             
            那年
              
              作为“农二代”,选择教育,我并非出于真爱。初中时,我的不上进曾让父母伤透脑筋。因为英语成绩很是不堪,父母对我上高中没有自信。为了跳出农门,尽快吃碗“轻省饭”,他们做主让我报考师范。那个年代,大多数农家子弟就是这样与教育结缘。
              
              这是一个简陋的学校,校舍就是一栋两层土屋,一楼是教室,二楼?#21069;?#20844;室和教师宿舍。而所谓教师宿舍,就是?#23194;景?#38548;离的10平米左右的小屋。即使这样简陋的小屋,学校?#27982;?#33021;给我提供。在小镇两年工作,学校将我寄住在父亲的单位宿舍。
              
              那是一个通讯靠吼的年代,信息传递基本是口口相传。学校坎下,住着一个姓谭的码头老板,他是小镇为数不多安装了电话的住户。偶尔有人打电话找,谭老板就伸长脖子,扯起嗓门喊“小学的某老师,接电话!”听到喊声,接电话者就?#32622;?#33050;?#19994;?#39134;奔而来,操起黑色的?#24052;?#27668;喘吁吁地通话。要是?#23194;鎩?#23567;伙常被喊去接电话,镇上的中年妇女们就会窃窃私语:是不是有情况?这是什么情况?
              
              学校虽然简陋,但教学质量却是全县一流。老师?#21069;?#22825;上课,晚上集中办公。遇到停电,老校长就要求我们带着煤油灯照明办公。一年到头,学校为老师办公要准备10多公斤的煤油。这些煤?#20572;?#37117;是我父?#30528;?#26465;子弄来的“特供”。因为我的关?#25285;?#32769;师们都能买到紧缺的煤油、化?#30465;?br />   
              那时,每周只?#20598;?#19968;天。每逢?#20598;伲?#25105;是必须回老家帮母亲干活的。我自幼看见母亲的辛?#20572;?#23545;她满是依恋。母亲?#24067;?#20449;,儿子今后一定能给她尽孝,让她的生活越来越好。后来的事实证明,想靠一个不能做大做强的儿子尽孝,是多么不靠谱的事。
                        
            那人
              
              学校的管理很严格,老校长的苛严在小镇享有“盛誉”。
              
              ?#20849;?#21040;19岁,我就担任了班主任工作,承担着与年龄不相?#39057;脑?#20219;。班上有近70个学生,教室里密密麻麻地。?#28784;?#29677;上有异常,老校长就把我喊去“支招”。
              
              每天,我?#23478;?#26089;早赶到学校,打开教室的门。因为没住学校,我有一天早晨睡过了头,没有按时开门,害?#29028;?#23376;们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老校长因此狠狠批评了我,说要是再出现类似情况,就叫孩子们带着书到教育站去。按照现在时兴的说话,就是去上访。受到这一威胁,我后来就再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了。
              
              乡镇教育站从来不到学校检查,因为学校对日常教学的管理相当到位。老校长没有代课,平时就在办公室翻开学生作业和老师的备课,稍有疏忽就被叫去“喝茶”。当时,我们这群70后对他满是怨恨。但,在他的管理下,我们养成了严谨的工作作风,后来无论到什么岗位都能胜任工作。
               
              汪老师、许老师、韩老师都是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跟当时父母年龄相差无几。汪老师有丰富的教学经验,长期担任高年级语文。许老师与我担任同一个班的教学,对我的帮助很大。那时候,班上排练“六一”节目,基?#26087;?#26159;她带着孩子排练。韩老师是个民办教师,她总结的一套很接地气的教学方法,对低年级教学特别管用。
              
              庆是我读师范的同班同学。同校工作两年,我们来往很是密?#23567;?#21360;象中最深的,就是我们拼钱买烟。那时,小镇没有什么文化生活,我们就经常一起抽烟解闷。后来,?#39029;?#21151;戒烟,他为此还遗憾了好长时间。
              
              在小镇工作两年,老师们对我都很关照。我调离小镇时,他们凑钱给我买了许多纪念品。如今,这些东西都不知道丢落何处了。但,他们送别我的那份情谊,却永远珍藏在我心里。  
                        
            那情
              
              跟我一同分配到学校的,还有四个20岁左右的女孩。她们都比我略大,与我相处得不错。
              
              放学后,我们就会褪下为人师表的威严,无所顾及的插诨打科、嬉笑打闹。她们会逼我喊“姐姐”,肆无忌惮地翻看我的日记、信件,好奇打听我的“绯闻”。我们经常下跳棋、打扑克,摆龙门阵。
              
              因为单位有几个未婚?#23194;錚?#24120;有镇直单位的男光棍?#32972;?#21069;来光顾。他们会?#27809;?#38075;进女孩的房间,有?#26053;?#20107;地聊半天。女孩们很反?#26657;?#20294;又无计可施。后来,她们给我安排一个任务,?#28784;?#30475;见有不明男人前来学校,就通知她们锁上房门到办公室集中看书。在我这个“护花使者”的保护下,前来闲逛的男人渐渐少起来了。
              
              在那个情窦初开的年代,我与这帮同龄女孩情同手足,关系很是融洽。按照现在的说法,我们就是“闺密”,亲密无间,清?#35838;?#37034;。调离时,有个女孩曾私下送过两?#23376;?#26377;鸳鸯的枕巾。当时,我没有细想。等到捉摸用意时,一切?#23478;?#38169;过。
             
              当时,我们除了担任繁重的教学任务,还要利用业务时间复习考试,提升自己的学历水平。放学后,我们经常聚在一起复习、讨论,准备参加考试。几年后,我们都取得大学学历。再后来,我们相继离开小镇进入县城,在各自的岗位上建功立?#25285;?#22312;奋斗中书写着自己的人生。    
             
             
             
            值班总编:邓毅 责任编辑:黄华 校对:张夏
             
             
             
            分享到:0
            【长江巴东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长江巴东网,未经授权不?#31859;?#36733;、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27573;?#20869;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31185;?#30456;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25237;?#20854;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25945;?#20043;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25285;?#26412;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23567;?br>     4、在本网论坛?#22303;?#35328;板上发表的?#26376;郟?#19981;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热点新闻  
             
            图片新闻  
          1.  
             
               
            本 网 简 介 -团 队 风 采 - 广 告 服 务 -联 系 我 们 - 法 律 声 明
             
             

            版 权 为 长江巴东网 所 有,未 经 许 可 任 何 单 位 或 个 人 不 得 镜 像 或 复 制
            主 管:中共巴东县委、县人民政府  主 办:中共巴东县委宣传部  承 办:巴东县新闻中心
            主任办公室:0718-4333055 办公室(传真):0718-4332748 总编室:0718-4334814 编辑部、记者部、技术部:0718-4334335
            本站地址:湖北省巴东县宣传文化中心  邮政编码:444300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8-4334335
              鄂ICP备13017499号-1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鄂新网备421306号   湖北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排列五和值走势图

                <track id="7hhhl"><progress id="7hhhl"><listing id="7hhhl"></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7hhhl"><meter id="7hhhl"></meter></th>

                      <thead id="7hhhl"><meter id="7hhhl"></meter></thead>

                          <track id="7hhhl"><progress id="7hhhl"><listing id="7hhhl"></listing></progress></track>

                              <th id="7hhhl"><meter id="7hhhl"></meter></th>

                                <thead id="7hhhl"><meter id="7hhhl"></meter></thead>